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文化园地

槐花印象
2020-07-27 15:54:39    浏览次数:
分享到:

作者:王向坤
        时值7月下旬,天气酷热,不时的落雨让路面干净之中带着潮湿之气。对于刚修正过的道路,整齐的路牙石,刚画上去的交通标志线,背景是刚刚摊铺的沥青漆面,轻微的水洗就让路面异常整洁。路两旁是略有年头的国槐树,树上盛开着淡黄色的小花,地上落了一层还未清扫的槐花,构成一幅美好的景致,让人不忍踩踏。 
        我们现在说的槐花实际就是国槐开的花。在河北中部,这个位置要交代清楚,因为地域不同,南北之间的差异非常明显。最近的麦收,人们都知道,那是一路从南向北熟过来,不同地方的人们也就在此起彼伏的麦熟季节忙起来。只是,对于城市的人们来说,这些大多都是通过网络、媒体获得的。 
        我们还接着说这个槐花,它不能笼统地说,这个分季节,因为不同季节对应的是不同的槐花,它们分别开自不同的槐树。春天的槐花是洋槐树开的花,时间在5月份,人们大多喜欢这个槐花,因为它很白很甜,能吃,还是洋槐花蜜的蜜源。蜂蜜里面,洋槐花蜜、荆条蜜都是非常不错的蜂蜜,在河北中部,这些都有。 
        洋槐树有很多刺,小时候的农村有很多成片的大树,其中就包括洋槐树,那是少不了一番攀爬,就为了槐花。人们吃的东西不多,口味很少,对这个有兴致,但是难免把手上、身上扎破。现在这个时候,正是春天旅游的季节,人们能够看到放蜂的蜂箱摆在山沟里,它们会随着花期一路辗转向北,持续很长时间。当然,人们采摘只能吃花,只有蜜蜂才能酿蜜。只是这个时期的槐花持续时间很短,只10天左右就结束了。 
        在小时候的老家,5月份槐花开的时候,正是小麦需要浇水的时候,上游的王快水库会开闸放水,村边的灌区很快就会清波荡漾。窝了一个冬天,天气也已转暖,正好可以洗澡,即便是水还有点凉,人们仍然试探着走了下去,从此,持续一夏天的游泳就开始了。我们那里称游泳为打澡洗,小孩子凫凫水,闹腾半天,这里面有着很多乐趣。因此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 
        时间进入到麦收季节,对应的公历是在6月份,天气变热,这时,另一种槐花开始登场。那就是国槐树开的花,我们老家叫笨槐树。顾名思义,这个槐树与洋槐树相比长的要慢,它有一股很浓烈的气味,可能是这种气味让家畜等食草动物不爱吃它,他身上也没必要长刺了。而洋槐树则不同,花很甜就不用说了,树叶也没有特别的气味,家畜就爱吃,洋槐树不得已长出了一身刺来保护自己。大自然就是这样,没有办法。树长得慢,木头就好,树龄就长,各有利弊,这个也没有办法。还是得说小时候的农村,村里、村边成长着非常高大的笨槐树,树身需要两三个人才能合抱,树冠探出很远,遮阴避日,那时人们对它没有什么想法,只是后来全被伐掉了。伐掉的不只是树,伴随着一排排新房的崛起,村子里没有了旧物、老物,村子的历史开始变得模糊。 
        那时,人们关注的是笨槐树上的槐花能够卖钱,准确地讲,就是开花之前的花骨朵,人们亲切地称之为“槐米”,晾干了,据说这是一种中药,到底有什么作用,没有人细究,只要价格贵,能卖钱就足够了。于是,人们会抓紧时间去採,开了花就不值钱了。高大的树干,人们根据自己的能力尽量的去够到树尖上的“槐米”,那可是钱,很贵的。印象当中,我还在上小学5年级,体力有限,採别人剩下的,晒干了只有一小把,但还是卖了几块钱。 
        上个周末,出去郊游,不意间看到了有人在晾晒槐花。7月下旬这个时候,笨槐树的槐花差不多都开了,已经没有了“槐米”。经询问,这样的槐花比较便宜,晒干了才一块钱一斤。类似的经历,早已是多年前的场景,行市变化早不关心了,只是看到了,忍不住还是要了解一下。 
        再往后,笨槐花就要结籽,颜色与树身相似,暗黄色,就像圆滚滚的豆角一样,我们称之为“槐落丹”,落读la的音。印象当中,曾经吃过一次,有点黏滑,趁还没有变老、变干,把里面的豆挑出来,煮熟吃,至于笨槐树的气味如何去掉,这个没有印象。洋槐花结的籽,我们叫“槐树籽”,其形状是扁豆角状,籽很小,关键是没有人吃这个。 
        笨槐树除了“槐落丹”能吃,别的就不能吃了,那种气味让人闻了就不舒服。据老人讲,上个世纪困难时期,人们吃过笨槐树叶,结果脸吃浮肿了,我们那里叫“膀”,读pāng的音。很显然,这个不能吃。至于槐米、槐花可入药,并不能说明它能吃。 
        印象当中,小时候的农村,卫生条件差,人们睡的土炕,有时会生虱子、跳蚤。在夏天这个季节,人们会揪笨槐树的树叶,以期用他的气味熏跑虫子。跳蚤在我们那里叫“狗蚤”,很嘎咕的东西。 
        洋槐树的嫩芽上经常会长小蚜虫,笨槐树上会长“粘虫”,就是人们说的“吊死鬼儿”。夏天的路边,一只只小“吊死鬼儿”可能是没有站稳当,从树叶上掉了下来,但是嘴里有丝,就这么挂在树枝下面,努力让自己能够升上去,非常讨厌。但是,听老人说,似乎是今年粘虫多,预示着明年就能收麦,没有仔细求证过这个与农事有关的自然现象。 
        对于笨槐树来说,粘虫已不重要,更厉害的外来品种“美国大白蛾”占据了上风,它能够把一片树的树叶吃个精光,笨槐树也不例外。 
        城市里,人们的喜好非常明显,它表现在城市的方方面面。某个路段有一排老的洋槐树,某个路段又是一排年轻的笨槐树,就是国槐,城市里应当称呼学名。某些路段的杨树已经被替换,人们不喜欢漫天飞舞的杨絮和小虫子。法国梧桐、蜡树多了起来,被改良过的黄金槐占据着路边某个地块儿,金黄的样子,招人喜爱。 
        城市对人的影响很大,对于植物的影响很小,可以忽略不计,城市相对来说,面积还是很小的。人们有时为了集中展现一些东西,于是就会建个植物园,很多不是本地的物种被挤在一起,让人们长了见识。 
        可能是到了城市的缘故,似乎有点“见多识广”,有一种槐树与洋槐树几乎一模一样,仅仅是开的槐花是粉红色的这一点差别。听人说,这个槐花不能吃,它已随着人们的脚步向农村蔓延。 
        好了,关于槐树、槐花的印象,就先说这么多。 

扫码阅读微信版

Copyright ©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滨路128号 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 传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05007223号-1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