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文化园地

槐花开后是夏天
2019-05-13 10:46:35    浏览次数:
分享到: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五一前后的河北中部,正是槐花盛开的时候。田野路旁,满树的槐花,散发出阵阵香甜的味道,不免引人驻足观望,即便是夜晚,也能闻见。这种特定的味道,在人们心里留下了久久的印记,有时是未见其“人”,先闻其香。 
        农时一般根据节气进行,现在很多人都不太清楚了,小时候长在农村,干过农活,也所知不多,但是对于槐花开的时候印象深刻。捂了一个长长的冬春,槐花开了,就可以游泳了,虽然水还有点凉,适应一下就可以了,主要是家长不再阻拦。 
        那个时候,条件有限,没有所谓的浴池,洗个澡都很困难,对于夏天的盼望那是很迫切。北方一般种植冬小麦,到了春天,需要浇水。现在,很多地方都是深井泵,合上闸,水直接从管子里就到了地里。那时不行,我们老家那里属于半山区,地势起伏较大,打井不容易,幸好上游是王快水库,村边有灌渠通过,到了季节就会放水,便于浇灌。 
        小麦秀穗的阶段需要浇水,水库一般就会放水,这时会和槐花开放重合在一起,这种巧合给我留下了“经验”。于是,我自认为,并且还经常给别人讲,槐花已开,夏天就到了,就可以游泳了,我们那里叫“打澡洗”,一帮小孩儿约着跑到灌渠里泡了起来。这样的经验还有很多,人们从多年的传承、经历中总结出了许多经验,并以此确定各种活动,对于它们之间的内在关系,有的明白,有的则不大清楚。 
        所谓的沙河灌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开挖的,我七〇年出生的人,对此没有什么印象。等有记忆的时候,灌渠就是这个样子,我们村这一段属于沙土质,底部几十米宽,坡度不大,上下方便,两侧渠帮有路,再外面就是挖渠堆积起来的很高的沙土堆,以此衬托,灌渠规模很大,我们习惯称之为“大渠”。沙土里面,有时会出现大小、形状不一的礓坷垃,硬度不大,用手可以掰动,常成为玩耍的道具,个别造型奇特的,还会收集一小段时间,不过很快就丢弃了。 
        现在的“大渠”不行了,人们盖了很多房子,把土堆都拉走了,渠显小多了。再加上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后备水源,以及给白洋淀供水,渠底做了硬化,混凝土表面附着的泥土在水中非常光滑,不小心的话很危险,再也没有人下去玩儿了。也因此,失去了渠水的渗透,村里的水井水位下降,吃水困难。 
        我们还继续说原来的事儿。经过水库的沉淀,渠水非常清澈干净,那时也没有什么工业品,包括塑料袋都没有,几乎没有污染,那时人们没感觉怎样,在渠里洗个澡,很正常。在流动的水里游泳,游向对面,是一个斜线距离,游回来之前,需要迎着水往上走一段。那时,不会水的,就在水边扑腾,一个脚点地,时间不长就会了;年龄、小力气小的,就游一小段,再返回来;中间的水不浅,无法停留,必须一气游过去。 
        等水小了以后,渠岸因为过水会沾上一层泥,撩点水,就很光滑,于是一帮小孩儿,就开始打出溜,玩的不亦乐乎。有时还会捣乱,有人会趁别人穿衣服时,给他背上蹭点泥,于是又不得不跳到水里。上小学时,学校不允许去游泳,但总有人偷偷的去。夏天游过泳,皮肤干燥发紧,用手指一划,就会出现一条白印,这是确凿无疑的证据,很多人因此挨罚,这个没有办法。 
        现在的人们喜欢开一句玩笑话,就是“城市套路深,我要回农村,农村路也滑,地形更复杂”,甚至发一个小孩儿满身是泥的照片,人掉沟里了,作业也“落”沟里了,以此掩盖没有做作业的窘境!这有点想当然,不管是农村,还是城市,小孩子还没有这个胆量,做没做作业,家长是很清楚的。还是小时候,免不了过水沟,不小心把鞋、裤子弄湿,是有的,但这与做作业没有关系,更扯不上什么套路,纯属人们的臆想。

        社交平台上甚至出现了这样的段子,家长问“考了多少分?”,小孩儿答“100分!”,“卷子呢?”,“撕了,我高兴啊!”,若有,也只能跟隔辈儿的爷爷奶奶这样,如果是家长,那巴掌早就上去了,我们那里叫“扇脖子拐”,瞬间,服服帖帖,老老实实。 
        洗澡毕竟是时间有限的事儿,大部分时间,还是要找一些小孩儿的“事情”做。还是槐花,就琢磨着上树去揪。小时候的农村,大树很多,成片的槐树趟,找容易的爬上去。腰里别上镰刀,看似轻巧,其实很笨戳,由于力气小,必须两手两脚一起把住,往上蹭,经常把裤子蹭破,手上被刺扎的都是小坑点。 
        槐花很干净,可以直接吃,也可以炒辣椒,或者做窝头,不过那时常吃窝头,不会用槐花去做;槐花晒干了,用作猪吃的饲料。等树上的槐花开始飘落了,就会拿起笤帚,背上框,到树底下及周边,去抄(“扫”的意思)槐花,槐花很轻,其实是轻轻的赶,槐花很暄,装不了多少。 
        这个时节很快就过去了,望着树上的槐花,够不到,或者是飘落不见,心里或多或少还有些怅怅然。现在,到了城市,每年这个季节,心里就会产生想法,甚至,如果方便的话,还想着揪点槐花尝尝,只是大多不能如愿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城市里,一年四季都可以游泳,这就是健身了,全然没有了小时候的野趣。 
        听说槐花蜜很好,但放蜂的不多,蜂蜜很贵,以前只能想想。现在出去旅游的多了,经常在山沟里、道边见到蜂箱,买点蜂蜜吃,已不是什么难事儿。花期从南到北,放蜂的一路赶过来,还要继续向北赶过去,这大多是南方人。 
        岁月留痕,见到槐花,还在想着能否吃上一点的人,都是以前经历过的人,或者说有点岁数的人了。现在的年轻人,大多已升不起这样的心思。想吃是因为没吃的,现在物质丰富,人们对于自然的索取讲究起来。 
        槐花开过,就是开过了,惦记的心思,也就只剩惦记了。夏天到了,就是夏天到了,想游泳,什么时候都是夏天。反倒是真正的夏天来了,人们都不愿意出去了,都愿意待在凉爽的空调房里,舒服惬意,那清澈的渠水依然成为梦里的远方。   王向坤
扫码阅读微信版

Copyright ©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滨路128号 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 传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网站备案编号:冀ICP备05007223号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