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专题文章

管线在地下,数据在......
2017-07-14 14:58:00    浏览次数:
分享到:

       最近刚看到一则今年6月份的消息“中国人民大学一课题组四处查询大城市地下管线数据始终无果”,去年年初,课题组原计划从道路交通安全、社会治安、公共卫生、消防、电梯和地下管线6个领域,对我国16个大城市的风险治理进行系统研究,但因无法获得地下管线的数据,最终课题组不得不临时放弃该领域的研究。
       站在管线行业的角度,要说没有数据,那是不可能的。因为从2014年开始,国内城市开始了大规模的地下管线普查工作,各大中城市相继建立了地下管线数据库及信息平台,如今正在向县镇管线普查和小区管线普查方向发展。
       一个组织或个人出于使用、研究的目的,想要获取地下管线数据,找不到的可能性却是很大的。管线数据的产生,是通过管线探测得到的,而管线探测应依据相关国家以及行业法规、标准、规范实施,其中的测绘活动必然要受测绘法规的约束,管线数据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“保密”的属性,至少是“秘密”级。管线探测必须在测绘许可的前提下方可进行,其数据产生属于服务委托关系,探测方作为施工方,施工过程必须遵循测绘法规和委托方约束,不仅对数据,还要求全过程,做到保密要求。
       管线数据是一种测绘产品,属于大比例尺数据,精度很高,它不会直接成为可供开放、共享的地图数据。为了便于管线数据的使用,管线综合管理单位一般会在法律法规的框架下建立相应程序,开展管线数据查询服务,此类数据要被加密并限定使用范围,以确保管线数据不会失密。这种管线服务在各地都是有章可循,也就是说可以“得其门而入的”。
       所以说,不管出于何种目的,脱离开管线综合管理单位,是无法获取整个城市的地下管线资料的,这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,也就无法拿到“16个大城市的管线数据”。没有管线资料,相应的研究自然是无法开展下去的。
       但是,如果分别与管线综合管理单位合作,建立在管线数据基础上的统计信息应当是可以得到的。如:城市每公里道路、每平方公里面积下,管线的平均长度,管线设施的平均数量,我们也可以把这个称为管线密度。结合当地的经济总量、特色产业,对能源、资源等的需求,还可以计算管线的承载力模型,分析经济的发展对管线的需求模型,结合区域经济,还可以计算一个城市的预期发展规模、瓶颈及突破之道。
       如果要分析一个城市的安全、风险治理,在管线普查基础上,还需增加管线隐患数据,还要考虑管线修复治理的数据,这些工作,才刚刚开始。站在一个城市的基础上,要想用数据表达管线的健康状况,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,至少在目前阶段,还做不到。更不用说,要对一批城市做管线安全、风险评估,目前还为时尚早。管线检测评估是按单专业实施的,与综合普查管线存在机制上的关联欠缺。
       即便是对于管线普查数据,基础数据资料也是存在属性缺陷的,如“建设年代”这个字段,外业探测阶段是填不上这个数据的,需要权属方或管理方提供数据。但是,年代久远,资料繁杂,数据庞大,补上去也几无可能。所以说,你想根据建设年代、管线设计寿命计算预警,都无法得出结果。
       分析到这里,我们看出管线普查数据存在个别资料不全,管线隐患排查检测数据缺失,再加上管线数据天生的“秘密”加持,限定了管线信息的流动只能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运行,信息的对外服务必须按规定的程序执行,普查与检测信息的叠加存在机制上的障碍。这些基础层面的信息都存在着特别保护、缺失和不相关联,管线数据的宏观分析要解决这些问题,路还很长。
       基础信息只是表达了管线的表层、衬里层、材质层,属于纯粹的管线“外家功夫”----筋骨皮,要想修炼上乘的“内家功夫”----精气神,必须向里走,往深处练。世间万物道理都是相通的,获取管线内部介质的运行状态是管线管理的必经之路,这些管线动态运维信息,能够反映管线安全状况的内在因素,也是资源调度的决策依据,直接与能耗、利益相关,属于各专业管线单位的基础业务。
       城市的风险治理中,管线的位置、健康状况等基础信息,以及管线运维等动态信息,都是相互关联的。站在应用的角度,不管是规划、设计、建设,还是普查数据采集、信息管理、隐患排查检测、亦或是管线运维,都属于微观的层面,对其进行研究,我们借用一个名词----微观经济学,可以称之为“管线微观经济学”。
       单讲管线这一块儿,就是一个系统的工程,在城市里,被分解到微观的方方面面,通过人为的机制来运转,包括经济的、政治的、文化的、科技的等若干层面。管线信息在不同组织内、组织间按规则流动,按目前的状态,这些信息还未组成一个整体,许多只是局部微循环。宏观的、整体的、立体的管线信息还缺乏构架,或者说,由于微观层面的问题还未完善,宏观需求被抑制,就像人们常说的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”。
       在前进、探索的过程中,人们习惯的会创造一些概念名词,我们也可以给出一个概念----“大管线”,先占个地儿,你也可以理解为管线的“大数据”。设计这么一个模型,必须有清晰的定位或目标,以前人们已有“应急处理”、“应急响应”、“大市政”等多个概念,分别对应不同的模型。现在人们在做“智慧城市”、“智慧管线”,我们的概念可以与这些模型相对应,也可以是将来的更新的东西。管线一旦进入智慧城市或别的模型,就进入了宏观经济学的范畴,与市政、环卫、交通、园林等一起纳入管理范围,这时候,就不是管线一家的“宏观经济学”了。
       城市在发展,地上地下在同时发展,归根结底是人们的认知思维在发展。人们可能认为管理的很好,也可能认为问题的解决需要很长时间;或满足于当下,或寄希望于将来。但总会存在一种动力,去寻求改变,这是人类的本性,这种本性将促使人类生活的更美好。对于管线的研究,不管是微观的,还是宏观的,都将促进管理的良性发展,最终服务于人类的自身,这又是人性自私的一面有利于群体的“公德”,些许的狭隘会随着和谐的相处,成就优美的环境,这也许只有人类自己能懂。管线  王向坤

Copyright ©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滨路128号 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 传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05007223号-1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