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文化园地

文化分享|锯末理论!
2021-04-16 16:00:38    浏览次数:
分享到:

作者:王向坤
当今社会逐步呈快节奏的发展趋势,人们投身于这个分工越来越细的工作环境之中,时间越来越紧,很多事情需要借助社会分工完成。机器、设备在代替人们的双手,我们不得不主动适应这个快速变化的外部环境。
 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完全由自己加工而成的饭食在逐渐减少,我们已经习惯由半成品、成品占据我们餐桌的现实情况。北方人爱吃饺子,早前,这个剁馅儿是个麻烦事儿,现在,人们在买肉制品时,会主动的把其中一部分搅成馅儿,这减少了后续的繁琐。随着各种功能机进入厨房,事情变得更简单了。
 
但是,事情也不尽然,比如搅馅儿机,掌握不好,味道就很差。
 
前几天,从老家带回来了萝卜干,这在北方有着普遍的人群偏好,很多人喜欢萝卜干里特定的味道,我们那里称之为“抝味”,拗发ào的音,字形上还有执拗的含义,就是这东西很特别。萝卜,在上个世纪,属于很多人的记忆,因此上点岁数的人喜欢它,因为不耐储存,秋后晒成干儿,耐于存放,这就是萝卜干儿,我们那里读作“萝北干儿”,萝卜当然就是萝北了。萝北干儿因为少,特别是在城市里不常见,成为农家院里的特色菜,可以炒,可以炖,可以做馅儿。加工之前需要煮熟,当然了,煮熟之前那就是生萝北干儿了,熟萝北干儿吃不完也可以晒干存放。任你说的再好,估计很多年轻人不会爱吃。
 
这个多余的话也间接说明了作者的年龄,我们继续说正题。还是上面的一番操作,用水泡好,煮熟,下一步用上了新装备,就是搅馅儿机。一切操作看似没有问题,但是煮熟的饺子却没有多大萝北干味儿,很是郁闷。
 
网上查找,有同感者不在少数,大致的意思是说,这个搅馅儿机过于锋利的刀片和转速,如果时间掌握不好,很容易把食材的细胞、纤维大量破坏掉,让食材失去嚼头,失去水分,失去味道。反过来,就是人工剁馅儿的效果和优点。
 
很多人可能早就知道这个,对此会不屑一顾,但是,生手大致会经历这些过程和感受。不止是萝北干儿没味儿,肉馅搅成极细的颗粒状,也没有了肉的香味儿。如果,恰巧它们又遇到了一起,那吃起来,感觉就是味同嚼蜡。其他的蔬菜如大白菜等也会如此,所以说,这次在吃这样的萝北干儿馅儿的饺子时,忽然想起了一句话,“没有味道的味道”,都是一个味儿了,心生感慨,于是写出来。
 
过度的加工,会让事物失去原本的特质,掌握好火候或者说这个度,很关键。放在生活中,就是人们总结的经验和教训。
 
我以前曾经说过一件事儿,去年的冬天,小区里绿化剪枝,采取了距离地面两米多的位置直接锯掉的做法。对于小区居民,虽说是业主,实际上没有多大的发言权、参与权,只要是有一个好的环境就可以了,别人怎么做,不是我们能够左右得了的,大多是站在旁边看看热闹,顺便和他们聊聊天儿。
 
由此得知这么多木头的去向,那是要打成锯末的,只要是能用的大小枝干悉数被清理走,就好像是人们理发,理发师一番操作,我们满意于新的发型,结账走人,那掉落的头发自然不用我们去管。一个普通的小区,没有什么名贵树种,法国梧桐、杨树、洋槐、香椿等是主要的树种,想想都被打成锯末,重新制作板材,这何尝不是一种新的起点公平。
 
不止是小区,公园、高速两侧的绿化裁剪,都见过现场的粉碎处理,也许,此时的操作只是能够便于运输或处理吧。家具中,板材家具占比越来越大,为什么?因为原料易得,易于加工,价格相对便宜;只有好的木材被加工成实木家具,价格昂贵。
 
为了便于管理,就得实施趋同的处理,只是程度不同而已。一个组织、一个单位中,关键岗位只是少数人,普通岗位是多数人,这个要求截然不同,都是一个道理。此种现象,我们可以给它一个词,就叫“锯末理论”。
 
此锯末可不是木材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,而是根据目标需要的主动选择,为了便于加工、处理、管理,我们需要对原材料、资源进行打散、再包装、定制处理,以便于符合我们的加工、处理、管理目标。
 
锯末理论还包含着某种程度的趋同,它同样是为了整体目标服务的,需要掌控好共性与个性的关系,谁都知道,把名贵木材打成锯末是得不偿失的。但是,现实中仍然存在着过度管理的现象,过于共性的要求会让一个组织失去活力。
 
一个人很难不被改变,我们的行为构成了整个社会的内涵,道德、法规、制度等规则约束着人们,不同的组织、结构有不同的行为准则,理论仍可以继续延伸。

 
扫码阅读微信版

Copyright ©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滨路128号 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 传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05007223号-1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