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文化园地

地域、命名及其口音的社会变化
2020-09-25 11:37:10    浏览次数:
分享到:

作者:王向坤
        这个题目给人以研究性质的感觉,实则不是这么回事儿,这要做这方面的研究,那属于语言等专业方面的范畴,我们这里只是就一些具体现象谈谈感触。 
        上周,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与同学一起游览了曲阳县城西北边儿的白家湾水库,才有了一点感想。白家湾水库离县城很近,从汽车站往西去不远有个往北的路口,溜达着很快即能到达。住在县城里的人,很随便的就能过去,可以不时的在同学朋友圈里看到水库的面容,这就像到周边的公园休闲一样,别人大不了晒晒图,你却想拿来大书特书一番,不合适。纠结之下,我们以此为由头,谈点别的,这就没关系了,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大惊小怪。 
        当然了,为了说点儿题目上的事儿,还得继续说说白家湾水库。 
        说起来,这是我高中毕业后第一次来这里,以前来这里那都是三十年之前的事儿了,有了这么一个时间跨度,存在着前后对比,就好说事儿。这就像一个人有了一些资历或资格,可以卖弄一番。 
        在我们当地的发音中,儿话较多,不用说,白家湾水库实际就是白家湾儿水库,有时直接称呼白家湾儿,湾儿读音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腕儿。这个读音在我们的汉语发音中,儿化音较为普遍,你只要稍微适应一下,发音就差不了。但是,儿化音毕竟流行于口语,在正规的场合用的还是非儿化音的所谓规范用语,可以是普通话,也可能是官方用语,不管是地图上,还是文字记载中,都是这样,我们说具体点,那就是白家湾水库。 
        如此一标准化,失去了不少感情色彩。人们对什么有感情,当然是就近的、熟悉的、喜欢的、等等。现在,交通便利,人们可以很轻易的走到很远的地方,那么,到了外边,我们就是外乡人,这个对谁都是这样,外乡人是一个中性词,不是贬义词。如果,一个外乡人打听本地情况,他或她怎么说话,一般情况下,都是说的规范词语。比如,打听白家湾儿水库怎么走,那肯定说白家湾水库。不用说,一旦这么问,那就是个外乡人无疑了。 
        是不是大家都这么认为?不见得。社会在发展,时代在变化,让很多人开始接受规范用语,尤其是对于不熟悉事物的规范用语,会得到大家的认同。也许,家长还在说着本地发音,但是下一代不这样了。甚至,同一个县里,很多人都不知道离自己村子稍远的地方的事情。如果提起那边的事儿,这个时候,可能就会用到规范用语,而规范用语就会舍弃儿化音、声调的变化、发音的不同,等等,接近于普通话。这个时候,问起事儿来,经常会反应不过来。 
        比如,道德的德字,发dé音,但是,在我们那里,村名带德字的,发音是déi。曲阳有个燕赵镇,燕南赵北,这是有历史渊源的,可在我们那里,燕赵镇的燕发yuán的音。记得上高中的时候,在运动员的服装上,“燕”写成了“原”,可能是燕太复杂。 
        某个时期,当地人习惯了本地发音,甚至有时会搞不清楚对应的汉字该怎么写。对于外地人,看到具体的地名、村名等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它的发音会是什么样子的。除了上面几个例子,曲阳还有东、西相如两个村,不用说,这与蔺相如有关,但是,此处的如字在当地发yǔ的音,与雨字相同。 
        这样的地方发音是如何形成的,除非有专门的记载或传承,否则,根本就搞不清,属于地方土生土长的一类方言,通过特定的汉字与标准话衔接,继而为大家所认知,虽然在发音、声调、字词会有不同。 
        继续探究地域命名的由来,这也是人们习惯刨根问底的内容之一,有兴趣的人们可能更专注一些,这个比发音更容易溯源一些,它承载着历史,而且往往有文字记载或者作为民间传说一代代传承。不论说到哪里,都是历史,都是文化。 
        我们还说白家湾儿水库,中间带家字的地名,前面一个字一般和姓氏有关,后面一个字与地理特征有关系。比如:湾,本意是指河水弯曲处,也是量词,用于水或水面,也指海岸凹入陆地、便于停船的地方。以这样的逻辑来理解白家湾,很多人就是这么代入的。我们老家村西的大沙河,河滩很大,有那么一块儿地方,人们叫它周家滩,不用说,这是大几十年前,具体可追溯到合作社之前,周家开滩种地的地方,用现在的说法,那叫开发。虽然世事变迁,人们还那么叫。 
        还有,非常有名的武汉珞珈山,原名叫罗家山,后者的本意更好理解,而改名后的前者更有新意。 
        站在历史的角度,事物在发展变化,地名、口音,都有变化的可能。说点吃的东西,比如:西葫芦,现在已经简化为西胡,可能是人们觉得三个字没有两个字简单,不仅城市里这么说,农村里人们也改了。不止如此,很多事物在人们可以理解的范围内,随着人们的使用在发生变化,慢慢变得与以前不一样。文字、语言本身就是交流、沟通的工具,如果大家都这么说,就会得到认可并在一段时期内固定下来。 
        地方文化受以前交流不便的影响很大,也因此,保留了地方特色。随着现代沟通手段的丰富和增强,地方文化受到冲击而发生改变是肯定的。这里面就包括发音的标准化和普通话化,这是趋势,为了便于交流和沟通,不得不如此。随着词语的丰富,一些生僻字词会慢慢淡出,一些与字面本身发音不同的口音也会减少。 
        有人曾说,假如孔子再世,他说的话保准我们一句也听不懂,这个的可能性很大。不用着急,很多年以后,那时的人们如果不借助我们现在已经存在的录音、录像信息,恐怕也搞不明白我们是怎么说话的。 
        曲阳地处半山区,县城以西、以北都是丘陵过渡地带。三十年前,白家湾儿周边较为荒凉,水库蓄水后,循着坡地形成很多小水湾,生长着茂密的洋槐树,南侧是水坝,不太长,西南侧是溢洪道,没有任何水闸之类的设施,想来设计水量不是很大。现在,能认出的就只有水坝和溢洪道,别的地方全都改造了,由一个水库变为休闲公园。 
        水库西侧的新农村,名字就叫新农村,据说是修王快水库移过来的。如今,新农村建设,导致新农村常出现于媒 体,如果要提名字真正叫新农村的地方,还得特别说明。这里说话的口音应当是县城附近的普通口音,与原来的地方估计相差较大。
 
        很多本地就有的事物,其名称、发音往往有着浓厚的地方特色,且与标准之间差别较大;而来自于外部的新生事物,其名称、发音基本都是标准用语,这是一个普遍现象。比如,我们所熟悉的花生,我的印象当中,小时候没有怎么见过,只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才开始种植,当时还是生产队。一直就叫花生或落花生,落发lào的音,估计这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称呼。但是,在雄安雄县那里,人们叫仁果,估计周边都这么叫,这就是有着种植历史而产生的特定发音,那最早为什么又这么叫,那就是当时作为新事物传过来的时候的起因了。
扫码阅读微信版

Copyright ©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滨路128号 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 传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05007223号-1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