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文化园地

满城区八大岭航空军事博物馆
2019-09-12 15:59:37    浏览次数:
分享到:

作者:王向坤
        一、前奏——马连川水库
        9月1日,已经初秋,天气晴朗,夏日的余威仍在,阳光晒到皮肤上,感觉很烫,不过到了树荫下,立即就会凉快,这是这个季节的特征。这天是周日,闲来无事儿,出去看看。 
        已经是下午了,不可能走得太远,于是开车到西部满城山区转转比较合适。这其实是有目的的,人们一般出门之前,即便没有具体的目的地,至少也要有一个大致的目标,这样才好确定行车方向和路线。保定市西部不远是山区,连绵起伏的群山是各种自然风景的藏身地,这次是要去马连川水库。 
        对于这个地方,在地图上见过,从其周边经过很多次,但一直没有往里拐,始终未见真容。今年听朋友提起过,距离不到40公里,适合半天旅程,于是就出发了。 
从保定向北沿保大公路向左转入张柔路,一路向西,路况很好,顺序穿过京昆高速、南水北调漕河渡槽、京赞线,进入神星镇,然后进入柿子沟旅游路,直行一段距离,右拐进入069乡道,就到了马连川水库。
        由东往西走来,先看到的就是大坝,停车走上去,坝顶不宽阔,不建议车辆来这里。于是又绕到北面,从一个小岔路开到了水库边上。水库不大,呈东西走向,大坝在东面,存水还可以,可能是夏天雨水较大的原因,水发黄,不清澈,周边都是果园,基本没有开发,除去钓鱼的几个人之外,只有少量游人,估计大部分还是当地的。水库北边就是马连川村,再北边就是六盘山,这在地图上都有标记,不难找。 
        于是决定继续前行,进入西坨线,就是易县西山北至满城坨南的公路。有一年还在这条路上的北赵庄吃过饭,只是没有往马连川村这里走过,这次过去,就算是把路走通了。
 
        二、真正的主角——满城区八大岭航空军事博物馆
在左拐进入西坨线后,不知为何,大车很多,路况一般。不过也不着急,很快就看到了曾经去过的木兰溶洞道口,这里去年就已经收费了,仅仅是瞥了一眼,继续前行。还没走多远,就看到了“满城区八大岭航空军事博物馆”的牌子竖在路边。 
        这个不确定以前是不是注意到过,总之没有进去过,这次也是速度慢,看到之后,还有思考和犹豫的时间,最终还是拐进来了。这个地方早就听说过,从网上看过相关的网友介绍,只是没有具体确定过位置,按我的方位判断,应在前面的坨南西北部。
        路是在一条沟里,两边是不高的山坡,种的差不多都是桃树,树上已看不到多少桃儿了。路面硬化,可以会车,比较好走,这也是能够继续前行的原因之一。因为一路上比较僻静,看不到车辆、行人,这对于开车的司机来说,是不太喜欢的。虽然说堵车很烦心,车多开的慢,但是一旦进入不熟悉的道路,又没有人,就很容易产生不踏实的感觉。 
        不过还好,在上了一个小的坡道后,看到有个带袖标的人站在路边,在询问的同时,人家也很快表明了身份,上边就是目的地,上去不难走,不过要交5元停车费。这都不是问题,关键问题是路没走错,里面有人。 
        车一路往上走,很快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车辆,以及博物馆的标志,只是坡度有点大,没敢停车,不太愿意坡道起步,结果径直走到了上边的停车场。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博物馆在下面,这才想起收费人员嘱咐的右拐没有拐。不过既然上来了,就把车停在这里吧。 
        这里是宾馆和吃饭的地方,周边枣树很多,很多枣儿开始变红了。人们都有喜爱果实的本性,都是来自农村,自然是非常亲切,这时才看到下方的博物馆以及停放的飞机。 
        出门旁边就是一个荷花池,再看来时的路和往上的路,都是葡萄架,两侧还有枣树等植物。远山苍翠,这个地方在半山腰上,恰好一个小孩儿跑了上来,后面跟着妈妈,于是我们决定先往上看看。 
        小孩儿的妈妈是本地人,很健谈,关于博物馆的很多信息都是她告诉我们的。不知是季节的原因,还是山上缺水的原因,葡萄干瘪了不少,没有打过药,可以随便吃。这个不错,这算占了个便宜,一路吃吃停停,我们就落在了后边。 
        拐进了一处院落,没有见到工作人员,两侧小路可以随便行走。于是折回继续沿着西侧道路上行,很快又拐进一处院落,这里有人在休息说话。很多人旅游,还是喜欢奔着有人的地方去,可能有人喜欢人少的地方,这是少数。这个地方是吃饭的地方,一位这里的老人很好客,给倒上茶水,听说我们来自保定市,他听出我地方上的口音。 
        我从老家到保定市30年了,说话所有改变,但是口音改不了,经常被人听出,基本能确定来自哪里。我还有个习惯,喜欢问别人老家是哪里的,自然地,别人问我,我也会告诉他。人岁数大了,经历的多,走过的地方多,很多时候就靠着这些经历寻找空间上的共同点,加深沟通。这位老人也不例外,他知道我们那里的羊平,就是搞雕刻的地方,博物馆里就用到了那里的石雕,保定人应当知道,那就是曲阳。 
        中国人说话跟我们的性格有关,委婉一些,不直接说出结果,或者结果要等一会儿,看火候,很多时候话说一半。有时,即便不是很准确、中肯,也没关系,心里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,但是话需要一步一步绕过去,有时不见得挑明,但是大家都明白了;有时,如果需要继续聊,才会有结果。有的人就是不愿意说出跟自己有切身关系的事情,他会说出与之相关的周围的事情,让你去猜,这个时候,大致差不多就行了。 
我还算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人,说话绕弯子的时候少,与人聊天,简单的很快就聊完了,遇上心直口快的、健谈的、性格接近的,可以短时间内聊很多事情。不喜欢的人,估计会感觉有点烦,瞎聊。这就看你遇到什么人了,人不可能一眼就分辨出,总要说几句,不爱说的人,或不对路的人,很快就会敷衍你,当然就感觉到了,人又不傻。但是,还是乐于沟通的人多,这个时候,说什么都可以,初次见面,看你的目的,是问路,还是了解周边,交谈是相互的,大家总要相互了解,才能说下去。 
        人的一生会走过很多路,去过很多地方,给我们留下印象的,除了山水,就是人和事,特别是后者,那是我们回想那里的重要印记,此时,山水可能会模糊,而人和事不会淡忘。经过附近,你会想起来,与人说起那里,就会提起来,别人可能没有相同的经历,也不认识那里的人,只能听一听,说得多了,可能会觉得有点烦,不过没关系。如果有相同的经历,见识过那里的人或事,这就像遇到知己一般,两个人哇啦哇啦的说个没完。 
        好了,我们打住,不然,有人又会觉得烦了,人家想跟着你的思路去神游一番,你却哇啦哇啦的说个没完,这样不行。 
        当时感觉,这个地方转一转,休息休息挺好,有住宿的地方,能吃饭,还要了人家的电话。另一个感觉就是,这里的限制很少,葡萄可以随便吃,不像有的地方,树上挂着“私自采摘,罚款一百”这样警示游人的牌子,让人不爽。周边有很多羊肠小道可以随便走,在与老人聊天的时候,又遇到了来时路上碰到的孩子妈妈,她小孩儿没跟着她,估计还在周边玩,她与这里的人很熟。不大的院落,放着几张桌子,那是吃饭用的。喝过一杯水,老人还要给添,连忙辞谢,已经非常好了。
         出去后,还是沿着西侧的山路向上走,能看到果园,还有工人忙着收拾,有苹果、梨,地里有蔬菜。路边的枣儿很有个性,以两头尖、中间鼓的枣为主,这种早已经部分上市,树下边因为枝壮的原因,部分青枣呈现肥胖的样子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葫芦状的枣,我叫它“葫芦枣”,当然个头不大,比一般的枣略大一些。后来知道,这叫茶壶枣。
        再上边,路面没有硬化,就是普通的山路,这里有个自动气象站。上边有羊圈,看到我们过来,以为要喂食,都“咩咩”叫着,往这边趁,食草的家畜就是不一样,与人亲近,小狗子就不行,“汪汪”叫着“吓唬”着我们。 
        再往西北看,附近的山上有高压线穿过的铁塔,这个在卫星地图上能够分辨出来。远处的山也不高,两处砖塔,是以前去木兰溶洞转悠时,在山上看到的,蜿蜒的小路依稀可见。由此,可以判断博物馆的大致位置,就在木兰溶洞南面山坡的前下方,只是路线不同。从木兰溶洞西侧的山上可以通往北边的曹仙洞,如果仅仅是山上转转,是可以穿越的,这一点是驴友们喜欢的,不在意一个地方的过多停留,而是希望跨越过去,走通一般游人固定的若干路线。 
        这个判断,经与老人确认,博物馆这里是可以到达砖塔那里的,也就是与木兰溶洞西侧、曹仙洞南侧相通的。因为时间的缘故,这时快到下午5点了,于是折返往下走,去看飞机。 
人们都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去的时候感觉慢,路很长,回来的时候,感觉快,路很短。下坡很快就到博物馆了,这里停着车,人们出出进进,还有摘水果的,门口有卖东西的小店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赶紧过去。 
        穿过两侧长满果树的走廊,下一个台阶,就是停机坪,各种老式战机、教练机等一字排开。对于飞机,现在的人们不陌生,很多人乘过飞机,见识过大型的客机。电影、电视里面,也不少见。白天,天上不时地有飞机拉线;夜晚,飞机闪烁的灯光从头顶飞过,还听别人说过“左红右绿尾巴黄”的特征。如果,附近有直升机,那看的就更清楚了。
 

        不过,这么近距离的触摸,还是头一次。看到如此小个头的早期“米格-15”等战斗机,很难想象当时空中格斗是什么样的场景;而有的飞机,前后竟然找不到发动机在哪里。前两天刚刚看了中央台播放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空战纪录片,我空军驾驶的就是米格-15歼击机,其中有后来成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、人民空军著名战斗英雄的刘玉堤,他曾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创造一次战斗击落4架敌机的纪录。 
        人们在此流连拍照,在东侧的展室里面陈列着发动机、雷达、电传、座椅等设备,依稀看到上面的作战操作指示。现在我国空军已经发展出“歼-20”五代机,几十年间,国防实力大大增强,作为国人,无不扬眉吐气。 
        可能时间较晚的缘故,模拟飞行体验,登机,都没有开放。后来利用卫星地图查看,可以看到停放的飞机,如果是偶然看到的网友,若无地图标注,估计会以为发现了一个机场。
         同样,对于博物馆的了解,还有部分是来自网上资料的介绍。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八大岭航空教育基地博物馆创建于2004年,创建者韩文斌,曾任中国航空博物馆第一任总工程师,第二任馆长,空军大校军衔,被称为“中国飞机拆装运输大师”。退休后,在自己的家乡满城区坨南乡杨家庄村承包荒山,建起了这个基地,免费向公众开放,义务向游客讲解航空知识。2011年,民间航空博物馆被河北省政府和省军区授予“国防教育基地”称号,并成为当地中小学校国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 
        百闻不如一见,很希望更多的人来这里看一看,体验体验。如果是军迷,如果有着丰富的空军知识,看到后会更不一样。 
        基地处于水果之乡--满城腹地,周边桃李满山坡,无论是春天、夏天、秋天,漫山遍野的果林,也是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。前边已经说了,这里可以吃饭、休息。距离保定市不过30多公里的路程,如果是外地过来,从京昆高速满城收费站下道,沿保涞线西行到坨南,然后右转进入西坨线,前行不远就能看到路边的牌子,然后左转进入,很快就到。现在,导航很方便,很容易就找到了。 
        2018年,保定市第二届旅发大会的举办地之一就有满城区,也因此,满城的交通改善了不少,保涞线更像一条旅游路,很好走。 
        说了这么多,人还在基地里面。到了基地门口,那位老人已经下来,坐在旁边,与我们打招呼,对了,他也姓韩,我几次见到他,大多称呼他“老师傅”,一位非常热情的老人。
         根据历来的传统,不买点什么,感觉就像缺点什么,我家属去挑选“尖枣”,就是上面说过的中间鼓、两头尖的枣,工人们打了一些,不贵。后来知道,这叫菱枣。我呢,则是走上去取车。在保涞路上,终究还是没忍住,又买了一兜桃。路过石井村的时候,看到打烧饼的,买了一兜还热乎的软烧饼,这个要趁热吃,包含着芝麻香的烤香味儿,非常好吃。 
        出门嘛,就是走走转转,吃吃看看,买上几兜,回家有吃的。看着后视镜里夕阳渐渐落山,周围回城的车辆增多。嘚瑟了这么多,其实就是下午4个多小时的时间,转一转原本不需要多隆重。光写这么多,几乎就是一天的时间,有些回想,还要核对资料,查地图,人的乐趣就是这样。 
        希望能够有些宣传作用,希望对于同道者有所借鉴,仅此而已,很多人都不见的看,都很正常。
扫码阅读微信版
 

Copyright ©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滨路128号 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 传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05007223号-1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