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更多>>

资讯中心

金迪人的战疫故事 ——写在新冠疫情爆发一周年之际
2021-01-11 09:48:24    浏览次数:
分享到:

引言
       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,一家守护城市地下管线,确保城市地下管线运载的水电气等生活物资能够安全、顺畅地送至千家万户,保障人们的美好生活的测绘公司。因此,无论酷暑严寒、佳节公假,总会有一批金迪人遍布全国各地,不畏困难,不惧艰险,值守在工作一线,诠释着测绘人作为“地下管线守护者”的责任与担当。
本文讲述的是,2020年春节值守在武汉,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,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。 

 
讲述人:王冠勋
做一名普通的管线人,我们活得值了!
        我是王冠勋,今年42岁,有两个孩子,大的13岁是男孩,小的8岁是女孩,父母还在农村老家。我2012年入职金迪公司,主要工作是为供水公司提供漏水控制技术服务。作为武汉供水项目的项目经理,我已经连续两个春节没能和家人一起过年了,2020年春节本打算回家,万万没想到,武汉爆发了疫情,一直到6月才得以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和留在老家的父母亲。2021年的春节快到了,我就讲讲去年春节前后在武汉的经历吧。
        原本按照公司的统一安排,春节我是应该回家过年的,我已经大半年没见到老婆孩子和父母了。眼见归期临近,我已经给他们买好了礼物,定好了高铁票,23号我就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了。
        20号,我送走了第2批回保定过年的同事后,接到一个紧急任务,我和一位同事带着工具,打上出租车,赶往任务现场。当时那辆出租车的司机不停地咳嗽,他跟我们解释是感冒了,我也相信了。那时还没意识到事态有多严重。
        1月23号,政府突然宣布武汉封城。一夜之间,超市里的蔬菜被抢购一空,口罩也买不到了,手机、电视、报纸上关于疫情的新闻铺天盖地,联想到出租车司机咳嗽的状态,说实话,当时真地恐慌透了,心里也明白,家回不去了,这个团圆年是过不成了。老婆也很着急,我们视频通话时她不停地安慰我、嘱咐我,做好防护,闺女不知道是不是从我们的对话中听出了些什么,和我通话时突然莫名其妙地哭着喊:“我要爸爸,我要爸爸……”,当时我没忍住,也哭了,当晚彻夜未眠……
        疫情使原计划的武汉3人值守组,变成了5人值守组。我们很快冷静下来,确定了近期工作的目标:既要做好个人防护,也要配合供水公司做好安全供水应急保障工作。
        我们的业主——供水公司来慰问我们,为我们提供了口罩、消毒液、防护服,开具了防疫通行证,可以在武汉范围畅通无阻,哪里水压低,哪里反水了,我们就立刻赶往现场解决问题。
        我不是第一次在武汉过年了,这回由于疫情原因,没事的时候也不敢下楼。1月25日,大年初一傍晚,我们接到了3个紧急任务单。通往市区的快速路有两条,一条要经过161陆军总医院、火车站和武汉疫情爆发初期的发生地华南海鲜市场,那里已经被蓝色围挡围起来了;另一条高架要经过协和医院、体育馆(后来的方舱医院)和同济医院。原本应该车水马龙的道路,此刻却空无一人,只有路灯,春节、疫情、紧急任务单,这一切让我们出门时有一种悲壮的使命感。虽说人到中年也算有一些经历,但在当时的氛围下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掉眼泪。那天我们完成任务回到驻地已经是凌晨5点了。
        我们的工作现场很多时候是在居民小区,有了防疫通行证可以进出小区,但是住户们对我们还是很防备。有的小区是重灾区,已经有人死了,但无论怎样,我们心存一个信念:不能断水,再危险我们必须得上!每次完成任务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脱掉外套,全部放入洗衣机,然后洗澡,就怕把病毒带回我们临时的小家。
        生活上,最开始我们从超市集中采购一些菜,后来一段时间超市买不到菜了,我们就买点速冻肉、鱼、蛋、面点类。对面的家乐福因为有收银员被感染了,关闭了。疫情初期,小区居民还可以出去。咱有通行证,到哪里干完活,途中路过超市顺便买点菜,这已经属于“特权”了。后来,小区每户每天只能出去一次,所有的公交车由社区协调运送食物。再往后,超市仅负责配送,不零售了,统一送到小区内,大家网上下单,排队每人间隔一米领食物。抽烟的可麻烦了,没有烟草配送,低端烟陆续抽没了,后来就剩下贵的了,只能减少抽烟的数量了,今年的好烟都是这时期抽的,时间长了真的是抽不起的啊。怎么办呢?只好买点零食,弥补烟瘾吧。
        作为经历过风雨的我,多少年没有心悸的感觉了,今年又感到了。
        2月2日,供水公司漏水控所通知我们去火神山支援,火神山的管道是汉口铺设的,水表飞转,无法验收。
        我们穿戴好全套的医用防护服,准备出发。
        当车发动的那一刻,突然感觉有点“胆小”,一想到自己上有老下有小,我倒是无所谓,孩子们怎么办?也不要笑话我,当时死亡率很高,治疗的方法还在摸索中,金银潭医院也刚开张,不像后来可控了。可反过来想,什么是使命?这就是使命,做这个工作就得负这个责任!恐惧念头就是那几秒钟在脑海中一闪而过。
        途中路过红十字总医院,有警察封锁着。在路上必须有证才能过桥,关键路口都有警察,民用车辆不让通行。到了火神山的建设工地,哇!几千辆车排在路边,停了有几公里。两边都是工地,各种大型机械设备和穿着黄色安全服的施工工人,干得热火朝天。同去的水司领导说:“咱得找个人少的地方,把隔离服都脱了,和大家一样才成啊!”。2月2号和5号,我们两次来到火神山建设工地,对供水管道进行检测,找到问题点。负责维修的师傅说,他已经在这里安装管道十多天了,没有回去过,真的很辛苦!我们检测的区域是未完成的区域,一墙之隔就是已经刚刚投入使用的病房,大概几米距离,全部是重症患者。
        工地上中午吃饭的情景非常壮观,几千个民工,一字排开,摘下口罩吃盒饭。大家最初的害怕也都没了,感觉就像上了战场、到了上甘岭,只要开战,就无所畏惧了,只想着团结一心完成任务。
        2月15日,夜深人静,新冠肺炎定点医院——协和肿瘤医院爆管了,我们必须紧急检测。途中,我们看到在路口执勤的警察,看到不停地接送倒班的医生和护士的公交车,看到车上闭目休息的医务工作者。连续多天的奋战,导致他们严重休息不足,真的令人心疼。看着这些可敬的人,我在车上又一次泪流满面……
        2020年的春节因为疫情,无奈地留在了武汉。虽然有很多遗憾,但身处疫情中心,能够见证并参与波澜壮阔的武汉抗疫行动,我又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
        武汉抗疫封城期间,自1月22日至4月8日,我们共查处漏水点113个,为疫情期间的保供水做出了自己的贡献。
        6月,我终于踏上了回家的列车。
        对新冠疫情,我们每个人都期盼着,希望病毒能够像SARS一样在夏天突然消失,可并没有。在我们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,还有许多默默无闻的英雄们的付出,我们国家的疫情控制住了,这才有了我们现在的正常生活。
        然而病毒还在世界各地蔓延着,传播着,而且病例人数和死亡人数还在不断刷新。当中国被其他国家无端指责时,我们承受了很大的委屈,充满了愤怒。回过头来看,全世界,我们做得最好,我为祖国由衷地感到骄傲。
        有时候我也在想,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我们都是小人物,没有能力做轰轰烈烈的大事,不能像任正非那些大人物那样为国家的崛起而奋斗。但是,我们担负着上千万居民正常用水的测绘保障工作,在他们用水遇到问题时,快速到达现场解决问题;给他们解决水损问题,挽回经济损失;能够迅速查找漏点,使被淹的马路快速恢复正常交通。我们每天做着为他人解决烦恼的事情,做着对人们生活有意义的工作,我过得踏踏实实,这样一想,就觉着得为了这份工作,我们活得值了。
 
讲述人:杨达
武汉战“疫”的炬火中,我曾发出一分微光
 
        我是杨达,大学毕业后入职金迪公司,被安排到武昌项目工作。
        2020年1月19日,公司安排我和郭哥、栋哥3人共同完成春节值班任务。交接完工作后,我们高兴地送别了回家过年的同事。不曾想,几天后,新冠疫情爆发,武汉封城。
        大年初一,起了个大早,去水司测温、打卡,再回家做个早饭,快到中午时出门去买点菜,过天桥时便愣住了,这车辆无几的宽阔马路,还是我熟悉的中山路吗?
        一觉醒来,恍如隔世。
        超市门前排着长队,保证超市内不超过50人,出来几人,保安便叫几个人过去,测温、消毒……。超市内物价并没有上涨,看来这高价菜多半是唬人呢,只不过来得晚了,菜不多了,看来下次要早点来了。回家路上就用着阿Q的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。
        “回来啦,今天咋去这么久了?”
        “排队来着,好家伙!外面排着大长队呢。对了栋哥,现在中山路上都没车了,以后都不用担心因为堵车跑不完单子了。超市东西也没涨价,和往常一样。回来路上药店口罩售光了,多亏我们之前买了几包。”
        “那就下次打卡时留意点,水司那边还有好几家药店呢,看看有没有口罩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俩过来吃饭吧,以后没工单,就尽量别出门了。”
        随后几天到水司的打卡测温,就成了心中的告慰:36.2℃,我真棒啊!
        “这药店有一次性医用口罩,没有N95口罩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一次性的也行,多买点一次性的。”
        “老板,你这土豆也忒贵了吧?”
        “行了,先上车回家,邓工说明天带个大塑料袋,来水司领消毒水、洗手液还有口罩。”
        好景不长,水司旁边的员工宿舍有人感染了,整个楼都隔离了,打卡取消。得到消息的那一刻,我觉着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样,原来,新冠病毒离我们如此之近。本认为的“感染都是老年群体,免疫力低,年轻人没事的。感染了积极接受配合,能治愈的,新冠致死率很低”等一系列的自我安慰顿时全都破灭了。突然就觉得这个城市的空气中弥漫着病毒,心慌了,后悔了,想家了。
        “多带点口罩,以后工作少说话,减少和别人接触,保持距离,出门回来先洗手。”郭哥的话让我心里平静了点。接下来的日子,一天量3次体温,用稀释酒精拖两次地,嘴上多了层口罩,罩到自己呼吸不畅,反倒增添了一层安全感。可屋漏偏逢连阴雨,为了减少人员流动,没过多久,超市暂停了对个人用户出售商品,只接受社区团购。
        我们的工作任务是保证城市自来水管网正常供水,所以每天需要驾车在市区中穿行,水司就为我们申请办理了通行证,工作途中在外面还能碰到一些营业的小超市,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看到方便面、辣条、汽水的喜悦心情。
        虽然心中有各种顾虑,但工作不能落下,因为疫情市民们居家不出,如果再不能保证供水正常,人们的焦躁情绪可想而知。民生问题大如天,所以我们都很清楚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重,不能因为顾虑和恐惧而停下脚步。
        医院病房急缺,方舱医院正如火如荼地建设着。2月2号,我们便早早地开车奔赴军运村,探测周围地下自来水管位置。为保证准确率,下井连接设备,减少仪器接受信号干扰,标注区域内所有地下水管位置并交接,为日后雷神山医院的建设施工提供数据资料参考,为施工建设正常供水奠定基础。忙碌了一整天,傍晚回到项目部,能够感觉到,大家心中满是欣慰与自豪。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,同政府和千千万万的人一同参与这场疫情阻击战,不但减少了对疫情的恐惧,也增强了我们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勇气。
        随后工作便是每天奔波于各个小区,解决漏水缺水的问题。我们帮助预选隔离酒店找寻漏水位置,解决水损问题。我们曾路过疫情重灾区,也曾进入感染楼栋,看着楼前张贴的告示,心里还是发怵的。但是楼上用户吃不到水,楼外周围并没有发现漏水异常,经验告诉我们应该是楼内问题。看着郭哥、栋哥两个身着白色防护服的背影走进楼内,那身影崇高且耀眼。等待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,过了好一阵,他们满头汗水地走出来了,叮嘱我“楼道地下漏水,现场标记定位了,回家去回单子。”
        看着每天新增感染越来越少,虽然工作任务逐渐多了,但是心里渐渐踏实了,公司也为我们颁发了抗疫嘉奖令和奖金。疫情逐渐得到了控制,生活慢慢恢复了正常,不需要再驾车前往“逆行小店”去采购,享受到了物美廉价的精品五花肉,沉寂了数月的武汉,终于慢慢苏醒了。
        4月8号,封城解除,我开始着手办理回家的相关事宜,同事都好心相劝,疫情还没完全结束,疫病可治,人心难医,没啥事就别着急回去了。可家里姥爷病重,已经躺床上4个多月了,我心里实在惦念,和家里联络好了,便带着同事们的祝福与叮嘱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        捂着口罩,躺了10多个小时,才下火车便上了救护车,到了县医院,经过3天隔离,两次核酸检测,终于回了家。回家之前一心想的就是早点与亲人团聚,真的到了家,才觉着更可怕,在武汉我还能确认自己是健康的,回了家,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,甚至怕自己害了一村人。虽说做了两次核酸检测,医院也说没事可以回家了,但是我还是把自己锁在屋子里隔离,不敢见人。
        其实,到家后的第一天我就偷摸去看望了病重的姥爷,当时姥爷已经不认识我了。我从小是跟着姥爷长大的,跟姥爷的感情很深。在武汉的时候,我们也有过微信视频,但当时姥爷病了,躺床上,也说不出啥话。年前姥爷清醒的时候,时常念叨着想我,等我回来了,他身体也不行了,也认不清谁是谁了。一周多后,老爷子走了,我的隔离也因此终止了,村里人也都明白,都没再说什么。
        作为金迪公司抗疫小队的一员,我怕过,也悔过。越靠近疫情中心,越能切身感受到疫情的可怕,生命的脆弱。但我心中更多的是骄傲,因为在这里亲眼见证了英雄的伟大,中国人的团结,国士无双钟南山院士,承荣向死的李文亮医生等一线英雄,还有许多默默付出的无名英雄。在抗疫洪流中,我为自己能发出一份微光,而感到无比欣慰。正如鲁迅所言: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就像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扫码阅读微信版

Copyright ©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滨路128号 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 传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05007223号-1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